就业竞争与生育焦虑,就业竞争与生育焦虑

就业竞争与生育焦虑

2022-01-16 04:24:35 大公报 作者:李灵修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内地家庭的生育焦虑正演化成为人口专家的学术焦虑。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本周提出建议,央行多印2万亿建立生育基金,十年内有望鼓励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。此言一出市场哗然,任的微博账号其后也被禁言。

  事实上,“印钞催生”的设想最早出现在上月中旬“育娲人口智库”发布的《中国人口预测报告2021版》,该智库的发起人正是任泽平、梁建章、黄文政等一批人口专家。彼时并未引起外界关注,直到任泽平在社交媒体上重提此事,招致业内争议声不绝。任泽平以往过激言论甚多,如2015年股灾期间的“为国接盘”;2017年鼓吹中国经济进入“新周期”;2019年呼吁降息,声称“不考虑猪价现在就是通缩”。当下任泽平又将生育困境与国家兴衰、民族存亡挂钩,惟宏大叙事加上生育补贴能否说服家庭多生,这就要打个问号了。

  笔者曾在《如何看待人口红利退潮》一文中写到,工业革命之后,发达国家的出生率总体是一路下行的。盖因在“机器代人”的趋势下,社会倾向“少生优生”,即减少生育支出、增加教育花费,借此提升后代在就业市场的竞争力。如今中国人均GDP也已跨过1万美元大关,家庭的生育边际选择也逐渐向西方靠拢。

  但悲剧的是,东西方的退休理念又有所不同,这亦影响到就业市场的年龄结构,东亚地区的年轻人实则面临着更大的竞争压力。

  美国疫情爆发后,就业市场始终难以修复,一度掣肘联储加息进程。研究发现,目前全美范围内,6至19岁与20至24岁劳动参与率已接近疫前水平,惟55岁以上的劳动参与率呈现逐步下滑的趋势,从2020年2月40.3%下降至2021年12月38.5%。中老年劳动力快速“退场”成为非农数据的最大拖累。

  那么,美国中老年为什么不工作了呢?原来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美股上涨,进而带动养老金收入及个人总资产价值急涨,最终导致提前退休的人口占比线性上升,并且这一意愿或随着疫情演变愈发强烈。

  再加上新冠后遗症逐步显现,康复者最常见的症状包括疲劳、劳累不适与认知障碍,而中老年更易丧失劳动能力。总括而言,美国的退休预期年龄在逐步提前。

  但在东亚地区来看,打工者的平均年龄在不断上升,“活到老工作到老”的观念深入人心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香港。据“2019年人类发展报告”显示,香港以近85岁的平均寿命冠绝全球。外界在评议香港的老龄化社会时,常会强调出租车司机、清洁工等群体的“超龄服务”比例极大,而事实上在中产层面这种情况也很普遍,很多高管退休后会转去做顾问延续职业生涯,作为第一代创业者的城中富豪往往也是“退而不休”。

  随着预期寿命的增长,东亚地区的就业挑战在加剧,生育压力在升温,这也是《鱿鱼游戏》等影视剧大行其道的原因。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